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千岛湖镇一小 > 通知公告 > 王思聪失声的背后:普通的普思、叹息的熊猫和
最近更新
 
通知公告

王思聪失声的背后:普通的普思、叹息的熊猫和

2019-11-30  来源:  作者:千岛湖镇一小

导语:一位与普思资本有接触的投资界人士吴森对我们表示,目前,普思资本的员工为避“风头”,已经悉数在家办公。而这期间王思聪也近乎销声匿迹,没有在社交媒体发言,更未出现在普思资本的办公室。

在微博高调叫板明星、撒币、派红包,“国民老公”王思聪曾经是中国最高调的80后之一。

一位与普思资本有接触的投资界人士吴森对我们表示,目前,普思资本的员工为避“风头”,已经悉数在家办公。而这期间王思聪也近乎销声匿迹,没有在社交媒体发言,更未出现在普思资本的办公室。

2019年3月倒闭的熊猫直播为何再次被“翻旧账”,屡次出现在法院判决书?王思聪以亿单位的债务又是从何而来?曾豪言“拿5亿练手”、“1个亿是小目标”的王健林为何不出手帮助王思聪?

普思投资的平庸

王思聪于2009年成立普思资本,正式进入投资领域。同年,王健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给王思聪5亿来让他拿来练手的,“失败了再给5个亿,再不行只能到万达上班”。

随着王思聪沦为“老赖”话题的发酵,11月11日普思资本在官网发表声明:“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先生的个人创业项目,不能因为一个项目的得失而全盘否定,谁都不能保证所有投资都百分之百成功。”

吴森告诉我们,普思资本的投资风格接近于王思聪的喜好,“只要是王思聪看不懂的项目就Pass”。

他认为,普思资本资金体量还可以,但是回报率在行业中也只是处于中等水平,此前还曾经因为王思聪“看不懂”而错失了一些回报丰厚的标的。

“外界宣传普思资本投出了几家上市公司,但那只是因为普思本身就是投上市前一轮的公司。”他谈道。

言下之意,王思聪和普思资本的成功其实只是已经走了一条铺好的路,至少在投资这个领域,普思资本没有真正令人信服的成果。

另外一位接近普思资本的投资人刘寒则称其为“不活跃的基金”。他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普思前几年比较看偏娱乐方向,后来开始转向技术相关的。“但是最近普思没有投什么项目,已经没那么活跃了。”他说。

普思资本的官网列出的投资案例并不少,包括网鱼网咖、笑果文化、英雄互娱、大众点评、乐逗游戏等,也包括曾经失败的乐视体育,但并没有熊猫直播的身影。

熊猫直播的溃败

王思聪陷入债务危机,普思资本捉襟见肘,追本溯源则是熊猫直播的溃败。

2015年9月,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担任直播平台熊猫直播的CEO,并启动融资计划。当时熊猫直播的产品甚至还没有上线,但是因为王思聪的人气引来了不少关注。

早期,王思聪对于熊猫直播的支持力度不小。上线之后,王思聪拉来娱乐圈一众好友林更新、林俊杰、Anglababy为其站台,同时高价从其它平台挖走一批“当家主播”,并允诺赔付原平台的违约金。2016年,熊猫首次参加China Joy时,王思聪还代表熊猫直播派发礼物。

随着直播在资本市场遇冷,高调出现的熊猫直播最终黯然离场。2019年3月7日,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宣布由于资金缺口无法解决,将停止服务并遣散员工。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思聪是熊猫直播的实际控制人。王思聪全资控股的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为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0.07%,360全资控股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35%。

除了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2019年7月15日,香蕉娱乐运营主体香蕉计划新增了司法协助信息,冻结了王思聪的270万股权。香蕉计划是由王思聪在2015年创立,他邀请原央视知名主持人段暄担任香蕉计划体育CEO,因而在体育圈名噪一时。

在2019年10月12日,王思聪收到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的限制消费令。申请限制消费令的是游戏主播曹悦,熊猫直播将其从斗鱼挖到自家平台,斗鱼根据合约索赔360万,熊猫并没有偿还这笔承诺好的违约金。

10月18日,王思聪担任董事长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时间为三年期。这一次股权被冻结,与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所代表的上海景玲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有关,其在熊猫直播的持股比例为2.22%。

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1月19日该法院向王思聪再次下达限制消费令。这一次对王思聪申请执行的是嘉兴璟字悌为,执行涉及金额1.5亿元。

11月21,王思聪总共收到三条来自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原因是未偿付此前熊猫直播合作方款项。次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思聪进行财产调查,将其房产、汽车、银行存款查封。

一位投行人士表示,熊猫直播融资过程可能设置了对赌和回购,王思聪则大概率以其他资产充当担保,从而导致其本人多次被下达限制消费令,名下的普思资本和香蕉计划的股权也遭到冻结。

熊猫直播的溃败将王思聪推向了“悬崖”,涉及到的金额远不止1.5个亿。

不止1.5个亿的债务黑洞

回顾熊猫直播的发展历史,我们(微信搜:iFeng_tech)发现,与王思聪对游戏和电竞的热爱相比,熊猫直播只是娱乐版图的一块补充,也随时可以变成一枚不重要的棋子。

“360的融资进来的时候,王思聪也在套现,大概有3个亿。当时乐视本来也想投资熊猫,但确实没钱了,没投成。”一位陈姓知情人士告诉我们,这充分说明,熊猫直播于他而言更像是一桩生意。

一位早已从熊猫直播离职的前员工许乐告诉我们,王思聪在熊猫直播的参与度一直在降低,只在一些关键活动出现,比如直播综艺《HELLO!女神》的策划会、公司年会等。王思聪投资的香蕉娱乐一名员工也向我们表示,“他(王思聪)在公司仅仅是投资人的角色,根本不会过问项目业务。”

“我在的时候,部门的预算很充足,可以用大手笔来形容,毕竟当时直播很疯狂。”许乐说,前期草莽扩张所种下的祸根已经生根发芽。

一家从事公关传播的公司从2017年开始和熊猫合作,最早主要负责熊猫直播举办的德玛西亚杯比赛,双方每年的合作金额都在100万元左右。在2018年,熊猫直播没有按时付款,包括服务款和垫款。

“2018年9月左右吧,对接人告诉我们熊猫直播有点困难,没要回来的钱尽快要,不然就出不了(钱)了。”一位该公司的前员工李煜告诉我们,听到风声就开始追款,但是一直没有成功,最终只能选择诉诸法律,尾款和垫款至今仍未追回。

数据服务平台七麦科技也对我们表示,与熊猫直播存在合同欠款纠纷,目前正在走法律流程。

这些还只是熊猫直播债务的冰山一角。除了主播曹悦,熊猫直播承诺的代付赔偿金的主播不在少数。此外,熊猫直播还需要偿还平台服务、通信服务等多项服务的拖欠款。

另外一位已经从熊猫直播离职的前员工徐智告诉我们,自己几乎坚持到最后时刻才离开,当时熊猫直播的困难出现比较突然,在熊猫直播倒闭之前,内部的气氛其实没有那么极端。

一位熊猫市场部的前员工林睿可证实了他的说法,该员工告诉我们,虽然所负责的业务预算在逐渐减少,但是工作都还算有序进行,该投放就投放。“我也几乎坚持到最后,该付完的款项也都争取付完了。”她说。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破产前,虽然困难已经出现,但熊猫直播还能维持运转。原本熊猫直播寄希望于能获得新的融资而继续运营,但融资迟迟无法兑现,熊猫直播就垮了。

“这是正常的,毕竟斗鱼和虎牙跑出来了,这个行业也就能剩下一两家,腾讯投了虎牙和斗鱼,结果显而易见。”一家头部主播公会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微信搜:iFeng_tech),熊猫直播拖欠的主播结算款,至今未偿还。

作为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王思聪依然需要承担熊猫直播的经营问题带来的后果。但对于他而言,融资过程中埋下的“雷”带来伤害更大。熊猫直播自成立后共计完成5次融资,最后一次在2017年5月底,估值一度达到50亿元。

前述投行人士李民表示,王思聪如果在熊猫直播融资过程中提供了担保,这里面有3层法律关系:

如果王思聪作为个人提供担保,作为被执行人他将承担的法律义务;如果王思聪作为管理公司的法人,那么管理公司成为被执行人,王思聪可能会被限制消费,但不需要承担赔偿义务;还有一种情况是,不一定只有他个人进行担保。

“累计5轮融资,他提俺去也资源管理站供的担保金额还不清楚,但是不止法院诉讼执行的那点金额,不止1.5亿。”李民谈道。

专注于投融资行业的韦律师向我们表示,一般情况下两类企业更愿意接受严苛的投融资条件,其一是白手起家的初创企业,对于资金需求量大;其二就是着急融资的企业。而严苛的投融资条件就包括条件对赌和回购。

她表示,一般来说,投资人希望融资能与企业创始人绑定,从而保护投资人的利益。“一些资深的律师都会劝说创始人在融资过程中不要承担个人无限的连带责任担保。”她说,也不排除有创始人出于对资金的需求,从而接受这些条件。

王思聪和熊猫直播面临债务问题和窘境,和贾跃亭与乐视体育面临的情况几乎是一致的。11月21日消息,乐视网在对外公告称公司已经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作为被申请人之一,被要求回购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A+轮和B轮股权。

韦律师还告诉我们,如果个人在融资中为企业进行担保,在有其他资产的情况下,可以处置这些资产获取资金来解决问题;如果实际无偿还能力,则需要与债权人协商处理。王思聪显然有其他的资产,但是能否顺利处置这些资产,则取决于他的决定。

主播“LOL皮小秀”在微博表示:相信校长(王思聪)会妥善处理

万达会为王思聪“兜底”吗?

前述来自投行的投资人李民对我们表示,王思聪陷入当下境地可能就是因为签订了一系列个人担保的协议,但是对于万达为王思聪偿还债务的说法,他认为不现实:一方面万达境遇也不顺利,再者万达对王思聪个人的债务并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王健林和万达的确有替王思聪兜底的能力,如果放在2017年前,这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如今的万达集团也仅能勉强自保。

2016年8月,万达商业地产以估值被严重低估为由从香港退市,以期在平均预期市盈率更高的A股上市。

当时王健林曾承诺,从香港退市两年之后依然无法达成内地上市的话,万达集团将会回购股份,回购价格将保证为国内投资者提供12%的年回报率。但是如今万达商业在A股IPO迟迟没有落成,12%的年回报率也成了拖累万达的“负债黑洞”。

也正是因此,万达开始大举出售旗下酒店和主题公园业务。2017年7月,王健林出售13个文旅项目给融创孙宏斌,套现438.44亿元;旗下的77家酒店打包卖给了富力酒店,套现199.06亿元。王健林表示,这些资金将全部用来偿还负债。

今年2月,万达百货又把旗下所有37家门店卖给了苏宁易购。在一系列的交易中,王健林回笼资金超过1000亿。但是,万达扩张步伐已经明显放缓,即便暂时脱离困境,要谋求在A股上市募集资金仍遥遥无期。

另一方面,从法律角度看,万达没有为王思聪承担个人债款的义务。在万达上市公司体系中,王思聪虽然有持股,但是其旗下投资的公司与万达并无瓜葛。

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思聪直接持有万达系塔尖企业大连合兴2%的股份,穿透后持有万达电影约2.52%的股份,万达集团未参与王思聪名下的投资公司以及其投资的任何企业。

思普资本此前发布声明称,正在代表王思聪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我们完全有能力尽快自己解决问题”,而“被代表”的王思聪至今未现身回应。

“王思聪欠的钱还是能还上的,”这位来自券商投行的李民说道,“就是过程会比较煎熬。”

(注:出于保护受访人的目的,文中所涉及到的姓名皆为化名)


友情链接
| 网站首页  | 走进一小  | 教育动态  | 教学科研  | 校务公开  | 党建园地  | 德育之窗  | 学生天地  | 教学资源

版权所有 千岛湖镇一小
浙icp备09093537号-1